原始森林独角兽

仙女🦄

看我以前写的东西,我是真的骚。


要不动声色,要听话,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

成年后的生活好苦哇。

【七夕】如果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可爱。

这里有一只勇敢的安迪,希望大家都能像安迪一样收获美好,祝大家七夕快乐。💖

又到了临近春节的时候,22楼比起往常清静了许多,送别五位回家过年的小姐妹,安迪又独自回到2201喝黑咖啡。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刚得知自己的身世,再加上刘思明的事情,心乱如麻,普吉岛的一趟旅行好在有包奕凡的“骚扰”,她的上一个春节显得没有那么冷清。这一年来,通过合作收购红星,安迪和包奕凡的来往还算密切,不仅仅是工作时间,包奕凡往往是打着工作的幌子,撒着思念的娇。
头天晚上,安迪收到包奕凡的微信,“收拾好行李,明天早上九点我准时来接你,你的春节交给我。”安迪没有回复,只是在这个早上煮好了两人的咖啡,安迪也为自己如今的惯性行为感到诧异。如今的包奕凡于安迪就像是柔软的毛绒玩具,舍不得放下,又解不开心结,不敢迈出下一步。
手机提示音响起,是包奕凡的微信信息,“开门[玫瑰]”。包奕凡熟练地端起桌上的黑咖啡,接过安迪的行李箱,直到上车安迪才意识到包奕凡的一系列行为多么轻车熟路。
“我们去哪儿?”
“彩云之南。”
安迪在飞机上睡了个好觉,从昆明长水机场租到车后,她便趴在车窗前看着一路的风景。“云南的空气真的很好,天也很蓝。都到昆明了,那我们要去大理吗?小曲说那是个艳遇圣地~”
包奕凡抽出右手摸摸安迪毛茸茸的短发,不禁失笑,“艳遇?你这小脑袋瓜现在也被小曲带坏了,想都别想,要艳遇你也是跟我好不好?其他人靠边站!”
“那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好地方。”
包奕凡选择的是离澄江县城10公里左右的抚仙湖东岸樱花谷景区,樱花谷的沙滩独享1.4公里临湖外滩,酒店正对着月亮湾湿地公园,落地窗前刚好可以看到宝蓝色的湖面。
“今天赶了一路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明天我来叫你。”
“好,晚安。”
“晚安。”
湖边的夜景别有一番韵味,月光撒在湖面,泛起波光粼粼。不比夜色下的大海,一望无际,海风卷起海浪冲洗海滩。湖面显得平静许多,湖的另一岸连绵的山峰影影绰绰。
第二天清晨,包奕凡带着安迪品尝了玉溪当地的特色米线后,两个人便走到湖边,生活的节奏忽然慢下来,倒是十分舒适。洁白细腻的沙滩,棕榈叶搭建的乘凉亭,云南独有的蔚蓝天空,微风吹起安迪的头发,安迪仰头感受湖边的气息,这是包奕凡见过的最美的风景。景静人美,周围的唯美气氛让包奕凡下定决心向安迪表白,虽然被安迪拒绝过一次,但是包子绝不放弃,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感受得到安迪对他的信任,甚至是接受和一点点的依赖。
两人踱步走到时光栈道,白鹭在湖中翩翩飞舞,木栈道时而穿过树林,时而仿佛身处湖中。栈道快要走到尽头,安迪感觉到平时幽默风趣的包子今日有些奇怪,想找话题打破尴尬。但没等到安迪开口,包奕凡拉住安迪的手腕,安迪转过身来被包子拉近。
“安迪,我喜欢你,我现在甚至确定我爱你。我知道你在在意什么,可是安迪,你听说过一句话吗‘要及时行乐,不然等叶子掉光了,树就没有颜色了‘。我们不应该懦弱,那些不可预知的困难,我们可以一起克服。”包奕凡的话语温暖而有力,有一刹那的恍惚,安迪什么都不想考虑,只想跟他走。
“我明白你的心意,包奕凡,你很好,真的。我也承认我不是对你没有感觉,但我们不可以,我不能。当,当事情发生的那天,你会扛不住。”安迪想起记忆中发病的母亲,魏国强的话语和至今的恐惧,这些都是他们之间的羁绊,不由得哽咽。
“你可以试着相信我,相信我们的感情足以面对将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安迪,给我一个机会,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吗?”包奕凡揽过安迪的双肩与她对视,想要给安迪勇气。
“你既然说了喜欢我,爱我,就要尊重我的想法不是吗?是我不好,不应该理所应当地接受你对我的好,当你今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应该就此打住,不能再错下去。”
“为什么?安迪我不明白,你相信我,我们可以做到的,你要对我们有信心,这段时间,你和我在一起不是很快乐吗?”包子说着将额头靠在安迪的额头上,目光坚定地看着安迪。
安迪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包子带给她太多快乐,温暖和前所未有的体验,但她依然担心会拖累包子。“包奕凡,你既然说喜欢我,就要尊重我的想法。你,你不能那么自私。”
包子慢慢放开安迪,目光难掩失落,“我知道了,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我一定会等到你愿意那一天。”
包子落寞的背影渐行渐远,安迪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人在湖边散步,看到了不少拍婚纱照的夫妻和自拍的小情侣,自己形单影只倒有些格格不入。
“美女,可以帮我和我女朋友拍张照吗?”一位穿格子衬衫的男生叫住安迪,递上单反请求帮忙拍照。顺着男生的眼神,在他身后坐在轮椅上用围巾裹住头发,面容有些苍白的女生应该就是他的女朋友。
“可以啊,没问题。”安迪帮小情侣连拍了几张照片,女孩虽然明显的病态,但两人的眼神里满是对对方的告白。
男生接过相机,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忍不住流下泪来,“谢谢你,这几张照片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女朋友的时日不多了,抚仙湖是她最想来的地方,这里可能是我们最后的记忆。”男生说完抹干眼泪,跑到女朋友身边,翻看着相机,两人十分兴奋和满足。
安迪继续沿着湖边往回走,思量着,明知道时日不多也要努力制造出美好的回忆,就算没有好结果也要竭力去尝试吗?像刚才的情侣一样,虽然不能天长地久,曾经拥有也是莫大的幸福?是不是不应该轻易放弃?错过会不会更加痛苦?安迪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寻找包子的身影。
走到游船靠岸的地方,包奕凡拿着两瓶矿泉水也在寻找着安迪,两个人看到对方后,同时奔向彼此。
“安迪,我的错,我刚刚走太快都把你弄丢了,渴了吧,先喝点水。”说着便扭开瓶盖递给安迪。
安迪满脑子都是和包奕凡在普吉,在秘密基地,在婺源,一起共度的快乐时光,又想起刚刚男生的话,莫名的勇气涌上心头。
后来包奕凡告诉安迪,那天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不明则已,一鸣惊人。
安迪没有接过矿泉水,双手搂住包子的脖子,踮起脚尖轻吻住包子的嘴唇,唇瓣相贴的温度烧红了俩人的耳朵,她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沾到了包奕凡的脸上。水瓶落在地上,包奕凡用力回吻着安迪,她到底是没有经验,一通乱吻,很快便被老练的包子占了上风。
1月的抚仙湖呈现出一片片金黄色,芦苇一丛丛婀娜多姿,美不胜收,妙不可言。芦苇激荡在抚仙湖边,阳光洒过芦苇荡,映在恋人相吻相贴的脸颊上。此时什么话都不用说,唇齿间的礼尚往来足以阐述清楚所以的感情。
直到安迪喘不过气来,俩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我的天才是什么时候学坏的?”
“遇到你,我无师自通。”
“那我很高兴,我现在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饿了吗?”
“有一点。”
“走吧,先喂饱你,你再喂饱我。”
拥有你,我知道我拥有了最好的风景。

你会选择走想走的路还是正确的路?🍃

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查到成绩了,满满的惊喜荡漾在心里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第二天蹦蹦跳跳地和小伙伴去学校领招生考试报,那种望向天空的晴朗,努力之后的水到渠成,对未来的无限期待,是我这十几年来最美好的时刻,愿今晚的你们都能拥有❤❤❤

写安包的小tip

❤❤❤

Ariel:

emmm...假期快过完啦!经过假期的观察,很多小朋友出来写文啦!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大家积极踊跃参与嘛!我可以给大家一些小tip,希望能帮助大家人设不崩,写文科学!
首先呢,人设不崩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安包两个人的人物特点。
安迪:说话简练,长段台词也句句有逻辑。做事独立有原则,自己能完成的绝对不会麻烦别人,别人不能完成的,绝不会过分干涉,说一不二,连老包也会称赞的正直。自己坚持的事情,比较固执,偶尔会听别人意见,但还是会整体考量之后决定根据别人意见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包奕凡:绝对不是假大空,他不会撒谎,即使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也会根据知道的情况表述。也不是满口胡邹,他说出的想法和对策会马上认真实施(效果另当别论)。思维逻辑虽不及安迪,也是有自己的独特见解,说的话也是有思想有目的。是非分明,自我约束力较强。
在爱情里面:
两个人甜而不腻,日常对话充满着思维的“较量”。两个人惯用一套思维缜密的流程来说服对方(可以参考安迪告白身世那段,你来我往看似都在表决心,但其实都很有连贯性和思维性)。他俩秀恩爱都是明面上,而且两个人并非展示型爱情,因此这里的“秀”恩爱不成立,高级地说,他们俩的爱情举动都是发自内心,理所当然,并非是“秀”给大家看。即使是两个人彼此发信息的内容,也不会过分矫情。安迪不会无理取闹,包奕凡也不会轻浮龌龊。安迪不会撒谎,即使话不好听,她也会阐述事实之后再去表达自己看来好的见解。包奕凡也不会强词夺理,她对安迪更多的是倾听和劝解。安迪心里只有包奕凡,可以说包奕凡是目前阶段她的唯一。包奕凡心里只爱安迪,他的爱包含了更多的是对安迪的理解和尊重。而两个人的主要矛盾,大部分起因都是安迪的精神病遗传基因。这个可能导致的吵架理由太多:小明怎么处理,安迪不接受包奕凡求婚,包太太的过多干涉,怀孕生子的不可实施等等...另外吵架的小部分原因还有包奕凡的前女友们,安迪身边的几个男人等。但是要知道的是,唯一能让安迪爆发的只有涉及了精神病遗传基因的部分,后面所有的理由只是小吵怡情!你软我软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他俩只要一个人放下面子,另外一个人会立刻接受,并给予更多关怀。这就是他们的魅力!哈哈哈~
还有就是开车...滴滴!我都不清楚步骤和感受,小朋友们就跳过吧!会开的朋友,我还是有句话想说的,两个人的情欲即便化身衣冠禽兽,也是爱情的产物~请遵循唯美的原则~哈哈~~请走高级的文艺片style!

关于人设不崩,还有一个主要的就是,千万不要让安迪和包奕凡做他们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比如:
他俩出门住酒店,一定是高级酒店,简约大气的,不会是红黄蓝绿的情趣酒店!
他俩不会去脏乱差的地下酒吧,动不动遇到小痞子小混混那种。
他俩绝对不会是大学以前的同学,即使有缘分,也可能只是惊鸿一瞥便缘定三生,放在未来长厢厮守吧。
他俩绝对不会在公共场合放肆吵架无理取闹。
他俩绝对不会胆大到随时随地都要泰迪一把!
他俩有车是绝对不会挤公共交通,除了体验生活。
他俩是绝对不会给孩子取一些非主流的名字,尤其是一堆难写的生僻字。
等等...还有就是那些很土味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做!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到再补充吧!也欢迎大家补充!

生活虽然很狗血,但是平淡里透出真知才是能引起人向往和深思的好情节。不要为了虐而虐,为了博眼球制造很多不必要的狗血桥段。嗯...那种肯定也会有很多人喜欢,但是在我这里是个雷。而且感觉质量有点不高诶...

还有就是涉及到很多合理性问题。
人设私设可以有,但是在所有人都已知人物的情况下不脱离本体的。这里涉及到校园文。校园文的背景我刚说过,由于人物的特殊性,他们俩能深入接触的交情,最早最早,只能在(美国的)大学。
对美国大学的科普呢。学期开始之前的三周左右,开始网上选课。学分制一学期15~20分不等,每一门课有相应的分,大概一到三分,可以不选满。(有时候有基础奖学金的学分,必须每学期选满多少才可以拿奖学金这样)这样大概一周六门到七门课。一门课2-4课时不等,会一次上完或者两次上完(有些奇葩学校会分三四个课时)。值得一提的是,大学里没有固定的同学,没有固定的班级。选课选到一起了,就这节课一起上。大课人多的时候,有一两百人同时上课。根本不会有一个班集体的概念,一个班大多数学生是不认识的。没有班主任那样的老师管着,上完一节课如果还有课,会换教室,可能会换一栋楼,更夸张的可能换一个校区。小集体的概念,只可能是系里面比较大的活动,类似于校庆日以系为单位出来做活动。但大部分的小团体还是社团聚会为主。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大学四年下来,根本不认识系里几个人的情况。学生住宿舍是要提前申请宿舍的,并不是都住宿舍,学校宿舍也没有那么多。大部分的留学生是会租房住。
国内的大学我不是很了解诶!清楚的朋友可以在评论里补充呀!

第二个合理性问题是美国国籍的安迪和中国国籍的包奕凡结婚的流程。安迪得回美国,或者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出示一份单身证明。然后还需要自己的护照,所在国(中国)居住证等一些材料。包奕凡需要户口簿,身份证等。带着这些材料,去包奕凡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处进行登记。婚检现在并非强制,结婚证照片可以自己照好带过去。

第三个是安迪的怀孕过程,这个我都是百度和问我嫂子的,简单介绍一下。一般怀孕孕吐很强烈的,一个月不到就能感受得到。但如果安迪孕吐不强烈,两个月不来大姨妈,她自己应该也会察觉。一般三个月以上开始慢慢显怀。大概两三个月就能看见小宝宝的形状了,四五个月小宝宝就会动了,七八个月会动的强烈。九个月以后可能宝宝随时会蹦出来。一般前三个月做检查没那么频繁。三个月到八个月一个月做一次产检,九个月以后一周一次产检。关于安迪肯定会给宝宝做的项目,就是验染色体。一般叫羊水穿刺,是查宝宝遗传疾病的一种手段,一般16-20周期间做的比较多。管子从肚皮上插进子宫抽取羊水进行检查。一般根据医院不同三天到一周出小结果,就是第13,第18和第21号染色体的情况,整体的结果需要的话需要等到一个月甚至更久。
依旧是开车。一般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能开车...

安迪孕期可能出现的问题:
先兆流产。就是少量出血,需要注射孕酮稳定孕酮值。关于数值每个阶段不一样,可以自行去查找。出现这样的先兆流产情况需要卧床休息。
流产。一般大出血就是没得救了,那就是流产了。流产之后也需要坐月子,甚至比正常生孩子做更久。流产之后需要把子宫内的死胎排空,很痛苦,没有排干净可能需要清宫。
早产。七个月到九个月之间出现宝宝要出生的情况就是早产(37周以后基本就不叫早产了)。早产的孩子根据发育状况决定要不要待在保温箱。一般正常足月的宝宝最轻可能有四斤,可以参考一下早产的宝宝体重。

然后是安迪生宝宝。流程是见红——宫缩(间隔半小时甚至更久一次)——宫缩(间隔十分钟一次)——宫缩(间隔三到五分钟一次)——进产房—破羊水(如果提前破水得提前进入待产状态)——出生—剪脐带。安迪第一次生宝宝疼痛的过程需要耗费十多个小时,过程中开到三指可以住进医院待产,之后到宫口全开需要八到十个小时。如果刨宫产,需要无菌操作的话,包奕凡不一定能进入产房陪产。
emmm...生宝宝之后安迪至少四十天才能恢复,所以开车...咳咳...别一生完孩子就...好的吧?

然后坐月子,这个完全按照个人心情来了。如果大家笔下的安迪依旧随性自我,可以按照她美国人的性格,不去坐月子也无可厚非。

带孩子的话,请保姆,怎么样都随意。但是还是想强调几个点。宝宝如果要坐飞机,二十天以后就可以坐飞机了。妈妈带宝宝坐车,宝宝是不可以坐副驾驶的,而且即使跟宝宝一起坐在后座,没有特殊情况也最好不要抱着宝宝,让宝宝坐在安全提篮里就可以。六个月以上的宝宝是可以坐安全座椅的。七岁以下的儿童都不可以坐副驾驶哦。
宝宝一般十个月左右会开始可以踉踉跄跄地站立走路,四五个月会发出类似爸爸妈妈的声音。(天才的宝宝也可能会很天才,比正常宝宝早走路早说话也能接受!)

最后还想说一句。其实保持原味的同人文,还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小tip就是不要添加太多新的人物,一个新的人物的出现,如果很贴合还行,和原文里别人的形象格格不入的话,会很容易带人“出戏”啦!同理其他原有出场人物也最好贴合人设,不然也容易把故事带跑偏。就比如奇点其实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大家虽然是安包,也别把他写成绑架犯,强奸犯,暴力狂...哈哈哈...

好吧!这都是我的一点小看法和经验啦!希望大家写出高质量的安包文!其实不需要华丽词藻,就平淡的叙述,感觉到了,就是最好的安包~~

ps:要是我有啥说错的了欢迎纠正,这都是我在写剧本过程中涉及到的问题。但一时也想不起来所有,等我想到了我再去补充哈!

特别鸣谢花花@云翼槿萱 和茄子@茄子🍆 ,有些内容是在平时探讨过程中发现和领悟到的呢!






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叁】

叁『原来你还在这里』



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包奕凡,YL这个案子你去谈。谈成了,以后包氏你说了算,我退位去过我的清闲日子。”看着最近已经被乱局折磨得有些颓废的包奕凡,老包扔下话便离开。

包奕凡翻开标书,YL公司的坐标是纽约曼哈顿区,安迪工作的华尔街和安迪所住的公寓也是在曼哈顿区。对着落地玻璃窗,向外望着南通的黄昏景色,包奕凡点燃了一支烟,自己不能再逃避了,是振作起来面对包氏,面对安迪的时候了。



纽约的深秋,风吹起地上的落叶,卷上透骨的凉意,穿过外套让毛孔都不禁微颤。安迪拢了拢身上过膝的驼色风衣,不知不觉自己走到了中央公园,以前一个人在纽约的时候是不来这些地方的,因为这里太有烟火气了。为什么现在总会来这儿,安迪自己也觉得诧异,也许是因为想包奕凡了吧。在一起的时候,包奕凡会安排好他们的每一个周末和假期,带她去婺源,去普吉。跟她天南海北聊理想,也和她在厨房里,将片刻过成永恒。


一个人其实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每每从回忆里拉扯出来的时候,安迪便是好长的落寞。遇到包奕凡之前,一个人在纽约,日复一日地独来独往,从没觉得孤独,如今回来了,并没有想象中洒脱。安迪常常会想,包奕凡过得怎么样,或许已经有了新人在侧。安迪揉揉太阳穴,打断自己的思绪,一抬眼却在对面街道路口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包奕凡,他装着同样过膝的黑色风衣,白色的衬衫清爽帅气,刮掉了胡子显得年轻许多。包奕凡推着银色的行李箱,也看到了对面街头的安迪,在绿灯亮起之后,跑向安迪。安迪也加快了脚步,及肩的头发随风飘扬,那抹日思夜想的身影愈来愈近。

看不见的时候以为忘记了,重逢的时候只一眼就溃不成军。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这样奔跑着去迎接一个人的欣喜了,在将对方拥入怀中的时候,一切言语都化作喉间的哽咽。包奕凡骨节分明的手指插进安迪毛茸茸的短发里,把头埋在安迪脖颈间,“这下你可跑不了了。”

湿热的气息喷得安迪直痒痒,轻轻挣脱开包奕凡,安迪双手捧着包奕凡消瘦许多的脸,心疼不已,“谁把你胡子刮了?”


原本热泪盈眶的俩人瞬间被逗笑,包奕凡把双手环在安迪背后,脸上再次浮起邪魅的包子笑,“你之前不是说我总是扎到你吗?”




回到安迪的公寓里,包奕凡坐在飘窗上看着纽约繁华的夜景,背影有些心酸。安迪端着两杯红酒走过去,俩人依偎在飘窗上。

“包氏的实业目前只在国内,这次竞争YL的中国代理权你有把握吗?”

“头一轮已经入围了,下周只剩我们和英国的KL集团的竞标。”

“我相信你可以的。”

“你还走吗?安迪。”

“去哪?”安迪抬头不解地看着包奕凡。

“像上一次一样逃走。”包奕凡的眼眶有些泛红,撅起嘴的样子委屈得像被抢了玩具的宝宝。

“对不起,不会了。”

“那我们拉钩,你不会再拿身世的事情搪塞我,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谁也不要放手。”包奕凡说完伸出小指头点点安迪的鼻尖。

“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安迪也伸出小指头和包奕凡拉钩,大拇指盖章的时候,安迪起身吻了吻包奕凡湿润的眼角。


包奕凡却像是如获珍宝之后喜极而泣,抱着安迪的腰,把头埋在安迪胸口,倾诉着自己这几个月以来的委屈。
“你知不知道我妈走以后,我好想你,你又不在,我就像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嘤嘤嘤。。。”

安迪听了,很是心疼,却又觉得好笑,抚摸着包奕凡的后背,任由他在自己胸口撒娇。从前只知道自己是冰山,坚不可摧。可谁知道,冰山也有被一个人融化成冰激凌的一天。

窗外是纽约看似繁华,实则冰冷的夜景。窗内相拥的俩人,就像拥着自己的全世界。从此,他们,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作者有话说————————

这篇《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原本只是短篇,分成三次发是因为我没想到这个寒假窝在家的时间太少了。
写这篇短篇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对安包感情的理解,以及描述夹杂着我个人感情观的情节。
两个人在一起就是Just for fun,如果有一天那个fun没有了,我们往往会自主导着闹分手的狗血情节。分开其实也是检验真爱的最好标准,因为如果一个人真的想你,他会来找你,没有例外。只要还爱,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祝大家狗年大吉,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对的人。❤

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贰】

贰『天各一方』




忘掉你说的绝世情话,忘掉你曾给的家,我还是选择独自面对世界的千军万马。 




有些事,有些人,就算结局不够圆满,你也会很感激和他们相遇,感恩他们曾陪同你走过的那一段路,哪怕很短,到站下车的时候,还是会笑着挥挥手。可是没有人会太擅长离别,安迪也不例外,不打算面对22楼的姐妹们,于是把机票订在了凌晨。收拾衣物的时候,才发现衣柜还有包奕凡的外套和睡衣,柔软的布料夹杂着一个人的味道。推着行李箱往外走,安迪只想打断对过往的回想,睹物思人的滋味并不好。



机窗外是不纯净的黑色,陆地上霓虹灯五彩斑斓的图像愈来愈远,直到只能看见星星点点。“这段情,就这样断了吧,包奕凡,就当我们从未遇见过。”安迪关机,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准备好好睡一觉,睁眼就能回到美国,回到她以前的生活轨迹里去。



失落的包奕凡在那天安迪离开后不知所措,打电话约朋友喝酒。今晚的包奕凡明显跟酒吧的氛围不太合,朋友惹不住打趣道,“怎么了,包总,好久不联系我了,今天在这儿喝闷酒,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包奕凡顿了顿,又将手里的威士忌仰头干掉。



“我不会猜对了吧,你看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


“你说,一个女人突然对你说要离开你,不想拖累你,是什么意思?”



“你被人甩了?”朋友一脸不可置信。



“少废话,回答我问题。”



“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的,说是要离开你,其实心里舍不得。都等着男人主动哄呢,我说包子,你可是情场老手了,怎么这个还问我啊?”



“我说了啊,她不听啊,刀枪不入。”



“说没用,你就做给她看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还要我教你啊。”



包奕凡突然放下酒杯,对,他应该想办法挽留安迪,万一这一次放开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怎么办,“我先走了。”包奕凡拍拍朋友的肩膀离开,驱车赶往海市。




打开2201的房门,包奕凡就有不好的预感,客厅里厨房里格外地冷清,直到打开衣柜的时候包奕凡的预感被证实。安迪的衣物都不见了,她走了,但是她会去哪儿,回美国吗?



躺在俩人曾经依偎过的沙发上,包奕凡一夜未合眼,直到天亮打电话给谭宗明,他想知道安迪到底经历了什么事。



“就是这样,安迪在见了魏国强之后就一直在怀疑自己的精神问题,再加上小明的死她自责不已。”



“所以她不想连累我,也不想在待在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对,我试着劝过她,但她现在可能。。。”



“我知道,她的性子,不是自己想明白,谁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



谭宗明点点头,“这是安迪在美国的公寓地址,如果你有把握的话,就去找她,我不希望她错过你。”



走出咖啡厅,包奕凡正打算打电话给助理安排今日的工作,好尽快飞去美国寻找安迪,却正好接到了二舅的电话,“奕凡啊,你在哪,你妈突然病倒了。”




从小到大,包奕凡见过母亲的很多面,晚上讲故事时的温柔,对他考试成绩的严苛,和老包争夺权力时的强势,可现在的母亲,躺在冰冷的水晶棺里,苍白而安详。



这些个夜里,包奕凡都辗转难眠,包太走了,老包想在集团洗牌,公司里乱作一锅粥,包奕凡每天都很累,忙着和老包抗衡。这些个夜里,他睡不着就去秘密基地打拳,但那个在一旁陪伴他给他递上毛巾的人,却不在了,包奕凡经常想,要是安迪在,他应该会好受很多。安迪呢,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会不会在她的身边又出现了跟他一样死缠烂打的人。



包奕凡摇摇头,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回到美国的安迪,过回了回国前的日子。每一天的时间都被工作填满,一切都是那么如常。看似一切都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上,除了在周末自己做饭的时候,安迪就会想起包奕凡给她准备的爱心早餐,他认真下厨的样子,他宠溺的眼神,他告诉她“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像我这样。”每每想起包奕凡,安迪都会低下头忍不住傻笑,但每每看向周围,又回到失去他的现实里,心里的落差又一次扎得心口好痛。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尾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壹】

壹『再见,不负遇见』



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车窗外不停后退的景,把时间不断往前推,让人回不去,又挣不开回忆的桎梏。

处理完小明的后事,安迪整理好心情,来到包奕凡独住的房子。墓地到包奕凡住的房子并不远,安迪却觉得像这几个月那么长,一路上,她回忆完了两个人一起经历的所有。

站在门口稍作停留,安迪看了看日期:周五,按照原来的安排,包奕凡应该在收拾行李去海市找她,他一定兴致很高,因为每次见面,他都笑得那么开心。在按响门铃的一瞬,她知道,所有的美好都将成为幻灭。

打开门,安迪看到包奕凡那满是欢畅的笑脸。

“安迪,你怎么来了,我正收拾东西呢。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

“我,我有事找你。”

包奕凡揽着安迪的肩膀走进屋,安迪挣脱开包奕凡的怀抱,与包奕凡面对面相视。

“包奕凡,你听着,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世。我的家人,除了我外公、我父亲,其他的都是精神病人。我妈、我弟弟、甚至还有我那个不知下落,可能已经去世的外婆都是精神病人。”安迪说完,看着脸色逐渐僵硬的包奕凡有些不忍。

包奕凡惊讶又不解,“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安迪深吸一口气,抱紧双臂,“其实我一直对我的精神状态保持谨慎和怀疑,但是我又无法抗拒你的存在,本以为你对我并不会持久,所以没想跟你交代什么。”

包奕凡上前,握住安迪的双肩,“我从没要求过你要向我交代什么,我说过我们应该活在当下,我不在乎你有什么过去,或者你的身世。”

“可是我在乎,包奕凡,以前的日子我还可以得过且过,现在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过了那么多年,魏国强再跟我说我母亲发病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的样子,我不想你以后也会变得跟他一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要跟我说这些,你是要把我推开吗?”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害你镜花水月一场,对不起。”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安迪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转身要走。

包奕凡已是眼眶通红,对安迪突然如此举动的不解,对安迪不信任的委屈,以及对她决绝要离开自己的失落,一瞬间好乱。可是当安迪转身走的时候,包奕凡还是下意识地走上前从背后紧紧抱住安迪,像个害怕失去心爱玩具的小男孩。

他不知道如何挽留安迪,她现在的心结他没有办法解开,言语的承诺显得那么苍白,“别走,安迪。”

安迪怔住,她的包子那么阳光自信的人,现在却在她面前如此无助和卑微,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包奕凡,他本该是光鲜亮丽的个体。背对着包奕凡,眼泪还是夺眶而出,用力掰开包奕凡环在腰上的双手,安迪快步地离开。

包奕凡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安迪离开的背影,光线越来越暗。随着门关上的声音,心里某一处地方也仿佛被人强行夺去,重重砸在地上。

------------------几天前-----------------------------------------------

只身回到2201,海市晚上的风夹杂着透骨的凉意,安迪关上阳台的落地窗,裹上毛毯缩进沙发。白天在何云礼的别墅里,魏国强为自己当年抛妻弃女的借口着实让她恶心。可是魏国强所描述的她生母发病时的场景,以及魏国强心有余悸的表情,在安迪心中久久不能忘怀。她可能一天也会像母亲一样发疯,让身边的人饱受折磨,安迪想到这里,痛苦地埋首于膝盖上。

突然手机屏幕亮了,是包奕凡的微信信息,安迪没搭理,紧接着好几条消息闪过后,屏幕终于熄灭。安迪松了一口气,现在自己最不敢面对的就是包奕凡,一开始就抱着的心态和他在一起,她不敢告诉包奕凡自己的身世,和他在一起就像是一场梦,可一旦身世说穿了,就好像是这场美梦该醒了。

走到厨房倒好红酒,手机响了,是包奕凡,安迪本能地慌乱挂断了电话。包奕凡的电话再次打来,安迪想了想还是滑动了绿键,以包奕凡的性子,若是真的联系不上她,大有可能会连夜赶往海市来。

“宝贝儿,终于接电话了,你干嘛呢?”

“我。。。刚才在洗澡,有事吗?”安迪语气有些迟疑。

“你今天怎么了,鼻音这么重,生病了?”

“没有,可能太累了,这么晚打过来,你有事吗?”

“我没事啊,没事就不能找你啊,咱们都好几天没见面了你就不想我啊。我可是要伤心死了,恨不得一睁眼就是周末。”

“嗯,周六下午我去接你,今天很累,先挂了。”

“哦哦,好,那你早点休息,晚安。”

“嗯。”

包奕凡挂掉电话,满脸失落和疑惑。

安迪心中五味杂陈,回忆起交往以来的点滴,包奕凡那么好,那么真诚地给她这份爱情,可她连坦诚也做不到,这对包奕凡不公平。看看日期,今天是周一,周五下午包奕凡就又会来海市,安迪想不到怎样面对包奕凡,面对他的一番深情。



“艾米,让刘思明的报告重新做一遍,下午会议之前交给我。”

“好的,安迪。”

按揉着太阳穴,安迪昨晚都没能睡好觉。手机铃突然响了,是秀媛院长的电话。

“喂,秀媛院长。。。”

“安迪,你快来,小明他,他。。。出车祸了,呜呜呜。。。在医院。。。”

“小明怎么了?在哪家医院?”

“都怪我,都怪我,是我不好,我没看好他。。。在南通第二人民医院。。呜。。”

“我马上过来。”

安迪起身,双腿已经有些僵硬,还是大跨步走出办公室。却不想在电梯口,撞到了老谭。

“安迪,怎么了,你去哪?”老谭看着安迪空洞的眼睛,有些担心。

“小明出车祸了在抢救,我马上过去。”

“你现在没法开车,我跟你一起去。”

一路上安迪设想过许多种可能,可这一种安迪不知道如何承受。刚到抢救室门口,就看见哭得几乎晕厥的秀媛院长,手术室的灯灭了,被推出来的却是已然和安迪阴阳相隔的小明。安迪已经没有哭的力气,悲伤似乎就跟着她一路蛰伏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在她掀开白布看到小明的面庞时,穿透了安迪的五脏六腑,彻底将安迪拖入黑暗的深渊,听见了老谭的几声呼喊之后,安迪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再度睁开眼时,安迪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和一旁打电话的老谭。老谭看到安迪醒来,连忙扶安迪坐起身。

“是小明生父的亲戚,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你的事,奔着你每月给的一万块生活费去养老院挟持小明。一群大汉秀媛院长哪里护得住小明,小明一直挣脱,跑到马路上,被大货车撞到的。你放心,我联系好了律师,会帮你处理好的。”

“谢谢你老谭,是我害了小明,如果我不回国找他,他在养老院生活得好好的。”安迪沙哑的声音带着哭腔。

“安迪,你不能这么想,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个意外,你无法控制的事。”

“老谭,再帮我一个忙,我想下周就回美国。”

“你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你自己的身体很重要,不可以过度伤心。”

“老谭,我就是累了。”

“好吧,那小包那里。。。。”

“我会去找他的。”说罢安迪闭眼,晶莹的泪划过脸颊。

病房外的风很大,夹杂着细雨拍打在窗户上,像呜咽的大提琴曲环绕耳边。

安迪当然会去找包奕凡,她不会不辞而别,在和他这段短暂而美好的感情里,需要体面的告别。

-----------------------------------------------------------------------------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再见,不负遇见。